清晨的海

Fear not for the future, weep not for the past. 

这是昨天在石榴婆报告里看到的一句话。妹子把它纹到了肋骨上。

虽然我还是觉得一些恐惧是好的,只要这恐惧催促你去行动,而不是阻止你的行动。

还有一个姑娘在耳朵后面纹了一串音符,代表“他曾经在我耳边唱的歌”。

真有心。

但石榴婆最后的一段话更有意思。她说虽然这些纹身很值得赞美,自己还是不会选择,因为自己是投入而又健忘的人,并不觉得有多少事情值得特别记住。

这个观点很合我的脾胃。

最近有了一些自己的时间,和好朋友打了几个电话,突然开始想,这些年过去,是把感情看的更重还是更轻。

更重,因为我竟然更加执着地相信着爱情。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与爱人之间的那一秒心动,在每一天。相信它会降临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。爱情真的一点儿也不形而上,而是两人对视时的心跳加快,是在对方怀中时的安全感,是旁若无人的笑。你说它是英雄梦想也好,是俗世的儿女情长也好,它是那么的高高在上,却又低到任何人都可以摘取。

更轻,因为更加看清爱情是生活的赐予,而非命题作文。那么起承转合,首尾呼应,便也没有那么重要。

话说前一阵子被一组纽约情侣的照片打动,顺手转了。下午在去牙医的路上收到一个不是很熟的朋友的信息,说这组照片让他想到了曾经住在bronx的前女友。七年感情,最后前女友一走了之,他至今时而还会做关于她的梦。我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对我说起这些。或许这种经历就像任何一种心灵创伤一样,要在反复诉说中被覆盖。

我也只有对他说,相信时间,它是你的朋友。




评论(4)